先手科技网

校园施行垃圾分类后,宿舍区各楼层过道的垃圾桶均被撤走

简介: 校园施行垃圾分类后,宿舍区各楼层过道的垃圾桶均被撤走,宿舍一楼设置了“临时垃圾投放点”。

原创 新潮编辑部 新潮 距离南京市正式施行垃圾分类起已经过去五个多月,校园垃圾分类情况仍不尽如人意。

新潮在采访中发现,一些社区引进了先进的垃圾分类环保亭,在多方努力下,居民逐渐形成垃圾分类习惯。

而南大后勤集团也正在积极努力,准备将垃圾分类环保亭引进校园。

校园施行垃圾分类后,宿舍区各楼层过道的垃圾桶均被撤走,宿舍一楼设置了“临时垃圾投放点”。

与上学期一样,宿舍区投放点的垃圾量依然可观,时常爆满。

4月22日周四晚,三栋 4月7日18:30,图书馆垃圾桶已不堪重负 为施行垃圾分类,校方此前设置了若干垃圾分类投放点。

垃圾清运方面,清运站负责人坦言,在繁重的处理压力面前,清运站无法详细检查分类质量,除了分拣桌椅、金属等无法压缩的垃圾外,其余全部放进压缩车压缩。

”下午5时许,清运站的两辆垃圾压缩车已经装满了一辆,校园内的垃圾经压缩后,每天能装满一车有余。

17栋 小垃圾车 货运型垃圾车 早晨9时许,2栋后门 厨余垃圾清运车会到各食堂清运厨余垃圾 由绿化环卫部门分管的4栋投放点 绿化环卫部门分管的建设银行投放点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宿舍楼栋内的垃圾分类方式已发生变化,保洁员的工作从打包延展至分类,他们需对学生投放的垃圾再次开包分拣。

3栋的代同学并不知晓垃圾分类方式的变化,他以为是宿舍的客观条件限制加上部分学生分类意识较差的主观原因,共同自下而上地导致了“二次分类”。

2栋的刘同学表示,看到宿舍保洁员还要将自己已经分好类的垃圾再分拣一遍,十分疑惑。

垃圾分类工作变化示意图 对此,仙林学生公寓物管处经理罗俊表示,垃圾分类工作变化是出于对实际情况的考虑,此前也通过QQ群向学生通知,但收效甚微。

保洁员们新的工作模式只需学生分离出厨余垃圾,剩下的垃圾由保洁员分拣,有害垃圾因数量较少,没有单独配置垃圾桶。

物业公司的张美婷分管一组团的宿舍楼栋工作,她在之前的巡视中观察到很多垃圾未经分类就扔在了桶里。

她表示,宿舍楼栋垃圾在保洁员下班后确实存在堆积情况,但在工作时间内能够保证垃圾的清运,如果同学们丢弃的垃圾没有分好类便会增加保洁员负担。

罗经理告诉记者,保洁员夏令时的工作时间为7:30-11:30及13:00-16:30,并在周末进行轮休。

周末学生没课,是垃圾投放的密集时间。

罗经理说,“因为学校里垃圾投放的机器还没到位,靠人工24小时值守不太现实。

” 3月30日至4月1日,南大青协与南大环境协会合作开展了“给垃圾分类,为健康添瓦”垃圾分类倡导活动。

活动期间新增了两个垃圾分类投放点(2栋与4栋门口),并招募了投放点值岗志愿者,引导同学们正确分类投放垃圾。

南大仙林校区每日约产生7吨,分类出现的主要问题集中在清运环节,较长的清理周期和源头分类意识的丧失系统性地导致了垃圾的堆积与外溢。

5个月过去,校园垃圾分类仍处于“阵痛期”。

南京大学鼓楼校区西面的湖南路街道南北秀村社区用起了垃圾分类环保亭。

一个垃圾分类环保亭由五至六个垃圾桶组成——可回收垃圾桶、厨余垃圾桶、有害垃圾桶各一个、其他垃圾桶二至三个,七处垃圾分类环保亭的投放时间为7:00~9:00和18:00~21:00。

湖南路街道南秀村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的志愿者称,南北秀村社区的所有垃圾桶已经全部改为分类垃圾桶。

他们的工作内容包括监督和帮助居民进行垃圾分类投放,通过上门规劝和红黑榜公示进行分类督导等。

社区根据垃圾分类情况向志愿者支付薪资,一小时有十几元。

自南京正式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以来,在物业公司、社区、仙林、南京易联瑞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等主体协作下,南大和园持续推进垃圾分类处理工作。

靠近和园北门,一间干净亮堂的小玻璃屋矗立在绿丛掩映中,玻璃墙面上张贴着“生活垃圾分类常规问题”,门间的横幅写着“下个世纪的碧水蓝天”。

类似的垃圾分类环保屋在南大和园还有一处,位于临近菜市场的东门。

一位前来扔垃圾的和园居民说:“环境弄得好,原来不是这样的,现在弄得特别好。

储大爷是南京易联瑞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员工,作为垃圾分类指导员,指导、监督居民的垃圾分类投放。

”他表示,只有在各投放点的垃圾完成分类打包后,清运车辆才能够统一清运带走。

居民在家完成分类后,只需在操作面板处按下“厨余垃圾”或“其他垃圾”按键,对应的门就会自动打开,居民就可以完成分类投放。

为了提高居民的分类积极性,相关部门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垃圾分类“红灰榜”按照每人每月厨余垃圾投放次数评分,投递垃圾次数多的住户光荣上“红榜”,投递次数过少的悄悄上“灰榜”。

屋内配备洗手台 除环保屋外,其他垃圾分类点以并排垃圾桶配专人处理的形式运作。

据和园西门投放点的垃圾分类指导员冯大爷介绍,回收方对厨余垃圾的质量要求比较高,厨余垃圾里不能有其他垃圾,小纸团、塑料袋都不可以。

孙女士介绍,和园主干道、地铁小北门、9栋、59栋、74栋附近都有分类垃圾投放点。

” 尽管如此,在“其他垃圾桶”内,本不该在“其他垃圾”分类中的香蕉皮,却出现在此处,部分居民分类意识仍待提高。

孙女士表示,垃圾分类运作不断完善,总体是向上的。

校园分类,靠新招也靠自觉。

垃圾分类是一项长期、艰巨的社会系统工程,牵一发而动全身。

新潮就可否借鉴社区垃圾分类经验的问题采访了南大后勤服务集团绿化环卫管理中心张庆峰。

张庆峰表示,后勤集团一直有在学习社区垃圾分类经验。

张庆峰表示,4月份学校垃圾分类领导小组围绕垃圾分类推进问题召开了专题会议,学校多个部门和组织参加。

目前基本确定了引入垃圾分类环保亭,但环保亭的型号和分布点还需进一步论证。

“现在一些硬件设施还没有到位,我们初步拟定了鼓楼和仙林校区垃圾分类环保亭的参考安置点,学校的有关部门也在做费用测算。

” 张主任表示,不同垃圾分类环保亭的费用在10万到30万不等,它的建设需要考虑水电的接入,还要考虑冲洗用水到污水井的排放问题。

“我们的设想是尽量让同学们少走路,宿舍区尽量在100米的距离内能够找到一个环保分类集中投放点,并且能够设置在大家常走的路线上,主要集中在学生生活区。

” 张主任提到,有些楼栋居住同学较少,环保亭的分配情况也会相应调整,这个数字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天文系的同学居住较远,无论如何都会给他们安置一个点。

“垃圾分类不是哪一个部门的事情,而是需要全校师生员工共同参与的事情。

” 一位研究生就鼓楼校区的人员分布密度制作了热力分布图,这与后勤部门初步确定垃圾投放点吻合度很高,“这张图上有10个点,我们之前设置了11个投放点,还多了一个。

未来环保亭的设置也会参考这个,但我们担心一些点的位置会变,集中投放点设置也征求了部分师生代表的意见。

”张庆峰表示,环保亭的建设受客观条件影响较大,他希望能和同学们多做沟通,这样的互动有助于校园各个部门更好地推进垃圾分类工作。


以上是文章"

校园施行垃圾分类后,宿舍区各楼层过道的垃圾桶均被撤走

"的内容,欢迎阅读先手科技网的其它文章